學講話·品典故 | 加強黨的政治建設, 習近平總書記引用了這些典故
時間:2019-09-04  來源:  編輯:  瀏覽量:
  

 近日,《求是》雜志發表重要文章《增強推進黨的政治建設的自覺性和堅定性》,這是習近平總書記2018年6月29日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。文章中,他引用了哪些典故來談黨的政治建設?一起來學習。

治其本,朝令而夕從;救其末,百世不改也

  原文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在全面從嚴治黨實踐中,我們深刻認識到,黨內存在的很多問題都同政治問題相關聯,都是因為黨的政治建設沒有抓緊、沒有抓實。“治其本,朝令而夕從;救其末,百世不改也。”不從政治上認識問題、解決問題,就會陷入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的被動局面,就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。正因為如此,我反復強調,“全面從嚴治黨首先要從政治上看”,“政治問題要從政治上來解決”。

  出處

  宋·蘇軾《關隴游民私鑄錢與江淮漕卒為盜之由》

  釋義

  “治其本,朝令而夕從;救其末,百世不改也。”出自宋代蘇軾的《關隴游民私鑄錢與江淮漕卒為盜之由》,意思是:從根本上進行治理,政令將會很迅速得到執行;只從細枝末葉進行治理,經過一百代也不能有所改變。

  古人在造字時,用標、本二字來表示樹的不同部分:標為樹枝最高最細的末梢,本為樹根。人們認為植物的根部代表一切生命的起源,所以“本”就有了本源、本質的意思,被用來指稱最核心、最本質的東西;“標”則又由樹梢引申指事物的末梢、枝節、表面,表示非根本的,與“本”相對。生活中,人們發現,“求木之長者,必固其根本”,想要樹木生長得高大茂盛,就必須穩固它的樹根。做人做事同樣如此。《禮記大學》中說:“物有本末,事有終始。知所先后,則近道矣”。對自然的敬畏,讓古人特別強調要重視事物的本末關系。“有其本,必有其末。未聞有本盛而末不茂者”,本盛才能末茂,做事抓住根本才有可能成功。

  對于一個政黨來說,政治屬性是政黨第一位的屬性,旗幟鮮明講政治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突出特點和優勢。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,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。中國共產黨從來不隱瞞自己的利益立場,不諱言自己的政治屬性、政治理想、政治立場、政治使命、政治紀律,歷來注重從政治上建設黨,始終保持自身的先進性和純潔性。

  98年風雨滄桑,一路走來,我們黨始終不忘性質宗旨,始終從政治上純潔自己的本色和屬性。從革命戰爭年代強調“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軍隊的生命線”,到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提出“政治工作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”,再到改革開放后強調“到什么時候都得講政治”,注重政治建設是我們黨一以貫之的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。歷史和現實一再證明,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建設的“根本”,什么時候這個根本性建設抓對了抓實了,全黨就能團結統一、力量堅強;什么時候在政治建設上出現松懈或偏差,黨就有可能犯錯誤甚至嚴重錯誤。

國以民為本,社稷亦為民而立

  原文

  “國以民為本,社稷亦為民而立。”加強黨的政治建設,要緊扣民心這個最大的政治,把贏得民心民意、匯集民智民力作為重要著力點。要站穩人民立場,貫徹黨的群眾路線,同人民想在一起、干在一起,堅決反對“四風”特別是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,始終保持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。人民群眾對我們擁護不擁護、支持不支持、滿意不滿意,不僅要看我們是怎么說的,更要看我們是怎么做的。

  出處

  朱熹《四書章句集注》

  釋義

  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是集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于一體的儒家理學名著,是朱熹最有代表性的著作之一。“國以民為本,社稷亦為民而立。”是朱熹對孟子“民為貴,社稷次之,君為輕”的注釋。這里,朱熹解釋說,“蓋國以民為本,社稷亦為民而立,而君之尊,又系于二者之存亡,故其輕重如此”。朱熹認為國家以民為本,社稷是為民而設立,而君主的地位,取決于國家社稷的存亡。

  “以民為本”的思想在中國歷史上傳承已久,深入人心,使中國文化理念中,始終把“民”的重要性強調再強調。把“民”強調到什么高度呢?是可以將百姓苦樂等同于國家利益的,因此中國文化說“為國為民”、說“憂國憂民”,將“民”與“國”的地位等而論之,愛民就是在愛國,服務人民就是在服務國家。還把“民”強調到什么高度呢?是可以讓人民大眾重過國家社稷的。正如《孟子》云:“民為貴,社稷次之,君為輕。”連江山社稷的朝代更迭都不如實實在在的民眾幸福重要——天下所有的貴重,都只在人民大眾的身上。

  在這篇重要文章中,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引用朱熹“國以民為本、社稷亦為民而立”這句話,其寓意就在于提醒和告誡我們: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,是共產黨的根本靠山,民心民意是共產黨執政的最大底氣。和人民在一起,為人民利益而奮斗,而不是為了一黨、一個小團體、一人的私利而奮斗,是我們黨始終不變的政治本色,也是黨的全部歷史的生動寫照。新時代加強黨的政治建設,就要緊扣民心這個最大的政治,把贏得民心民意、匯集民智民力作為重要著力點。

于安思危,于治憂亂 / 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亂

  原文

  “于安思危,于治憂亂。”我們黨在內憂外患中誕生,在磨難挫折中成長,在戰勝風險挑戰中壯大,始終有著強烈的憂患意識、風險意識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多次強調要堅持底線思維,就是要告誡全黨時刻牢記“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亂”。新形勢下,我國面臨復雜多變的發展和安全環境,各種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風險因素明顯增多,如果得不到及時有效控制也有可能演變為政治風險。

  出處

  “于安思危,于治憂亂”出自魏源 《默觚·學篇七》,“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亂”出自《周易·系辭下傳》。

  釋義

  這兩句話意思相近,強調的都是憂患意識、風險意識。中國哲學是時間的哲學,主張在時間流中去認識和把握事物發展的規律,做好應對的準備,因此“于安思危,于治憂亂”的憂患意識成為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的精神傳統。回望歷史,先賢們始終強調“生于憂患,死于安樂”,高唱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,甚至將憂患與治國理政相聯系,總結出“憂勞可以興國,逸豫可以亡身”的智慧。就連不會吟詩作對的老百姓,也明白“晴帶雨傘,飽帶饑糧”、“卻是平流無石處,時時聞說有沉淪”的樸素道理。從古至今,中華兒女始終保有可貴的憂患意識,不虛度光陰、不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止步不前,永遠勤懇當下、耕耘年華,特別是每當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,這種精神往往被極大地激發出來,轉化為不怕犧牲、誓死衛國的英勇氣概。正是因為中華文明中包含著這種意識,使中華民族五千年來歷經磨難而不衰,始終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

  “備豫不虞,為國常道”。保持憂患意識,是馬克思主義方法論的深刻體現,是做好領導工作的重要戰略素質。在這篇重要文章中,習近平總書記從防范政治風險的高度,告誡全黨要時刻牢記“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亂”。我們黨生于憂患、成長于憂患、壯大于憂患,憂患意識是我們黨戰勝各種風險挑戰、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重要思想方法、工作方法。黨成立以來的歷史,就是不斷在化解危局困境、戰勝風險挑戰中推進事業發展的歷史。

  在所有風險中,政治風險居于突出位置,但風險往往不是孤立出現的,政治風險絕不限于政治領域,而是來自于經濟、文化、社會、軍事等方方面面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,我們共產黨人的憂患意識,就是憂黨、憂國、憂民意識,要堅持底線思維,凡事從壞處準備,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。這就是要提醒全黨,我們在前進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風順,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可以吃現成飯的所謂機遇,要時刻準備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,善于化危為機、轉危為安,永遠立于不敗之地。

  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郝思斯)

性惑美女捕鱼
王素英如何能中奖 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 乡下赚钱新方法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象棋 2元彩票大奖 325棋牌游戏通比牛牛技巧 玩时时彩或北京赛车投注赚钱吗 球探比分007 云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69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