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舊體詩九首】己亥淮上初雪 作者:唐冠華
時間:2019-11-01  來源:  編輯:  瀏覽量:
  
己亥淮上初雪

覆地銀沙冷射空,龐眉人笑對蒼穹。
曠懷每藉嘉辰壯,逸興今隨瑞氣充。
萬樹霜飛詩骨白,連宵燈映醉顏紅。
明朝雪滿關山道,去覓梅花第一叢。


夜出南門見木繡球盛開,喜其團欒潔白,
駐足良久,俄聞山右寧武大雪,遂占韻記之

珠樹銀花遠襲人,綠云如海浸芳辰。
銷魂天上廿三月,放眼淮南第十春。
素瓣擁攢冰骨冷,碧空汗漫斗星囷。
江山何處憐同白,塞雪昨宵深一輪。
(注:元遺山《雁門關外》詩云,“重關獨上千尋嶺,深夏猶飛六出花。”惜余少時未見。居淮十年,春又漸老,而遺山詩語于塞上重現。詩人之言,豈矯飾哉。)


過李郢孜謁春申君墓(用溫飛卿過陳琳墓詩韻)

當年珠履璨儀文,今籍荒寒問典墳。
霸略有歧秦覆楚,才名無分我思君。
丹城隳圮埋黃土,白草迷離下碧云。
但使棘門紓酷禍,可能六國再興軍。
(注:墓在古壽春城東廿余里。)


過舊局辦公樓望舜耕山

層樓獨佇閱空青,驟轉朱明感未醒。
向自此登煙戶冊,遂無心讀圣人經。
飄零文海吹魚沫,想象中天振雁翎。
紅樹有思林未染,蒼煙空繞碧山亭。


重陽前四日與詩友八公山雅集

爽氣淝陵一望收,足堪載酒洗雙眸。
地當披紫埋金處,人有餐霞飲露謳。
把盞論交誰共我,傾心談藝雁鳴秋。
別時更訂重來約,岑碧回看渺欲浮。


讀《西晉雁門郡樓煩縣南徙考》,頓生張翰秋風之思,作七律以記

青衫何擬錦衣還,家在蘆芽汾水間。
八皖縱當三晉閱,一河難向九邊彎。
素無賈傅治安策,徒羨陶公種菊山。
讀罷鄉賢輿地稿,羈人有淚幾長潸。


寧武關

往在成周列貢圖,萬山雄峙莽林胡。
黃沙累代湮飛騎,青史何人繼亞夫。
同與斯文徵壯縣,從容吾道辟修途。
勿言土脈殊他域,要樹旌旗天一隅。


重過九龍崗

三鎮宜稱首,興功此最初。
埠遙通海上,人俊集州閭。
草市聲如昨,邊街跡近墟。
藤連瓦壟翠,比屋效閑居。
(注:九龍崗,淮南三鎮之一也。1930年3月,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成立淮南煤礦局,局址設在九龍崗。)


車過徐州有懷延陵季子

脫劍遺丘古君子,雋聲標映黃河水。
為誰吹吷留余音,樽前宿諾踐乃已。
自來畸士易銷磨,椎埋屠狗骨嫌多。
備諸典冊但數語,居然名垂山之阿。
我今經過郁深慨,痛惜仁義久隳廢。
習俗澆漓埃壒中,遙想英風發余愧。
平生頗慕古之民,何有于我眼中人。
征車想象能穿越,與子同看太古春。
性惑美女捕鱼
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巫师3血与酒赚钱任务 金沙彩票游戏 真钱捕鱼打鱼 汇丰电商怎么赚钱的 骑马与砍杀战赚钱 山西省新11选5走势图 打字赚钱的听后感 qq麻将外挂 快乐赛车下载